欢迎来到本站

卧鱼

类型:国产剧 地区:罗马
上映:2009

卧鱼剧情介绍

卧鱼你没有兴致才该发愁。”  “卧鱼要我说,不如趁年轻早些要个孩子,有了孩子,也分卧鱼散一二他的注意力。” 卧鱼 顾夫人说着经验之谈,“你阿卧鱼爹年轻时亦是个不知轻重的,满腔卧鱼热血横冲直撞,后卧鱼来我们有了你哥哥,他才学会体贴人。”  顾绫脸色蓦然一凉,心慌不卧鱼已。  前世,她与谢慎成婚四年都没孩子,虽说有谢慎下药的卧鱼缘故在,可她心里却止不住怀疑,她的身子有没有问题,她到底能不卧鱼能生育?  那是整整四年时间卧鱼。  最初新婚之际,谢慎尚未对她下手时,她也没卧鱼能怀上孩子。  此卧鱼刻提起生孩子的事,她的卧鱼心骤然一慌,咬着下唇道:“我……”  她卧鱼下定决心,小心翼翼道:“阿娘卧鱼,你找个妇科圣手给我卧鱼瞧瞧吧,否则我总担心我身子骨不好,有碍子嗣。”卧鱼  顾夫人脸色一沉,上下打量着她,微微蹙眉卧鱼,难得加重语气对她说话,“你自小身子骨就好,无病无灾的,月事从未有过一卧鱼次不准,一天到晚瞎想什么?”  顾绫抿紧了嘴,低着头沉卧鱼默不语。  前世,她做梦都想要一个孩子,可最终也没卧鱼能得到。  她惶恐了四年,这份惶恐随着到了今生,让她卧鱼很难不胡思乱想。  顾夫人叹息一声,揉揉她的脑袋,卧鱼温声安慰,“你新婚燕尔,别想那么多。若日后当真怀卧鱼不上,再去看大夫,乖啊。”  顾绫眼底含着泪光,低声道:“阿娘,若是卧鱼我当真不能生呢?”  顾夫人顿了顿,轻声道卧鱼:“这是你与阿延的事情,阿娘也没有法卧鱼子。但你不必害怕,你永远都是阿娘的女儿,咱卧鱼们顾家养得起你。”  顾绫没说话,惶恐不安地坐着。卧鱼  顾夫人看着她的漂亮的眼睛,无奈地叹了口气,安卧鱼慰道:“你别自己吓自己卧鱼,就算真没孩子,也未必是你的问题。”  她往后靠卧鱼在椅背上,温柔隽美的脸带着一丝冷意,“咱们京城里头好多个男人都没孩子,卧鱼外头都说是他们的夫人身子有问题,口卧鱼诛笔伐的,却不想想他们哪家没三五个妾卧鱼室,也没见姬妾们怀上。”  她卧鱼本是将门的女儿,性子温卧鱼柔不假,却不是个逆来顺受的。 卧鱼 “若当真怀不上,就让大夫挨个看,谁有问题谁去喝汤药。卧鱼你自个儿别胡思乱想,折腾坏了身子骨。那样,你是剜我的心卧鱼,我非打你不可。”  “我卧鱼不会乱来的。”顾绫软声道,“卧鱼我就是担心。”  然而此刻,她心底却生出另一股隐秘的想法。卧鱼  前生她死后,沈清姒卧鱼做了谢慎的皇后,高高在上尊贵卧鱼无匹。  然而却没能拦住他娶妃纳嫔,后宫佳丽三千。这些个女人个个年轻卧鱼貌美,环肥燕瘦不一而足。  可不约而同的,满宫妃嫔,卧鱼没有一个人怀过身孕,哪怕是小产生不下来的,都没有过。  卧鱼到前世谢延登基为帝,谢慎都只有一个孩子。这个孩子,从沈清姒肚子卧鱼里生出来。可沈清姒,也卧鱼唯有一个,往后许多年,都再未能卧鱼怀上。  会不会……真正有问题的人,是谢慎。  她一直身子骨卧鱼极好,月事规律,也看过大夫卧鱼,没有诊出问题,只能说一句“缘卧鱼分未到”。  缘分怎会四年不到?卧鱼  可若是谢慎那儿有问题,那她怀不上也是理所应当的,怀卧鱼上了才奇怪。  顾绫眼眸一闪。如果真是这样,那卧鱼就有好戏看了。谢慎不能生育,前些时日卧鱼沈清姒流掉的那个孩子,到底是哪儿来的?  多亏阿娘提醒她,否则她还卧鱼想不到这处。  顾绫勾唇一笑,抱住顾夫人卧鱼的手臂,娇滴滴道:“阿娘,我卧鱼想通了,孩子的事儿就顺其自然吧。”卧鱼  顾夫人放下悬着的心,拍拍她的后脑勺:卧鱼“你啊……”  顾卧鱼绫笑眯眯地握着她的手,面不改色编着瞎话,“阿卧鱼娘不要生我的气卧鱼,我是……最近看了卧鱼书,看多了女子不孕被婆家休弃的书,心里害怕,卧鱼不是故意吓你的。”卧鱼  顾夫人蹙眉,“那种卧鱼书,少看!”  害人匪浅。卧鱼  且不说不能生育的卧鱼女子到底是少数,没得无端端引人焦虑。  而且就算真的不能生卧鱼育,京都的高门大族几乎都是两家联姻,很少有人家会选择休妻卧鱼另娶,大多都只是纳妾生子,养在正妻名下。卧鱼  像阿绫的身份地位,她纵真的不卧鱼能生育,谢延又能怎么样她卧鱼?  顾夫卧鱼人伸手掐女儿的脸,“你啊!以后别看这种书,也少胡思乱想!”卧鱼  “知道卧鱼啦。”顾绫甜甜一笑,抱住她的腰,将脸搁在她肩卧鱼膀上,像小孩子一样缠着母亲,“我不看卧鱼了,也不瞎想了。”  顾卧鱼夫人这才叹了口气,拉着她的手起身,“今儿光顾着跟你说话,险卧鱼些将阿延忘了,我们过去吧卧鱼,他还没给我敬卧鱼茶,敬完茶还要去见你祖卧鱼母,不能迟了。”  “哦。”顾绫乖乖巧巧跟着卧鱼起身,走在母亲身侧,往前厅而去。  作者有话卧鱼要说:  谢慎的青青草原最美丽第90章 不舍卧鱼  此刻, 谢延正与顾问安对坐在正堂内。卧鱼  顾问安不紧不慢煮着茶,待水烧开沸腾后,将茶水倒进茶盏卧鱼中, 递给谢延一杯。  随后, 望卧鱼着盏中清透的茶,慢条斯理开口:“大殿下今儿如斯沉默卧鱼, 让臣有些诧异。”  谢延平静接过茶盏,眉眼安然垂下, 喊他:卧鱼“岳父。”  他看着顾问安卧鱼, 不甚在意他的质问,神色平静, 卧鱼“您肯将爱女嫁给我,谢延感激卧鱼不尽卧鱼 详情

猜你喜欢

Copyright © 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