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本站

色播

类型:美国大片 地区:大陆
上映:2011

色播剧情介绍

色播握着谢延的手,便安心地不看播脚底,仰着头盯着月亮跟她跑,笑吟吟道:色“我小时候以为月亮只跟着我一播个人跑,就兴致勃勃告诉我阿爹,结果他居然笑话我。”色  顾绫想起这件播事儿,皱了皱鼻子:“他真过分。”  谢延轻轻笑出声,说:“色你小时候真傻。”  顾绫不服气,恼怒道:“小孩都这样,我不信你播没有傻的时候。”  “色我当然也有。”谢延轻播轻一笑,握紧她的手腕色,声音忽然变得播柔和起来,像是怕戳破空气,“阿绫,那色天我与皇后娘娘说话,你不是很好奇吗?” 播 顾绫扭头看他:“你准备告诉我了?”色  她惦记许久了。  只是一直不敢问,播怕有什么问题,让谢延伤心。毕竟那天提起来,他情绪不太好。  谢色延笑笑,波澜不惊道:“我播们说的人,是我生母。”  “你应该知道色她。”  顾绫当播然知道。  事实上,那个女人在这座宫城里,因着绝色世美貌和凄惨的身世,各种传言从没削减过,几乎快被说播成了人见人爱的花妖。  她慢吞吞道:“色你阿娘,是个很可怜的人。”  因家穷不得已进戏班子唱戏,却被皇帝玷播污,生下的孩子与夫君无关,只得一个人苦苦抚养他,结果煎熬太甚青春早逝。色  是很可怜很可怜的女人。  “她是很可怜播。”谢延云淡风轻道,“但她是个温色柔善良又单纯的人,哪怕生活的那样苦,播也从不曾怪罪过色旁人。”  播她最难过的时候,也只是叹口气,摸着谢延的脑袋,对他说:“等你长大了就色好了。”  实在支撑不下去,就一个人背地里偷偷播哭一场,转过身面对儿子色,又是温柔与笑意。  播谢延弯唇笑,眼底泛起一丝温柔浅笑:“在我这色二十年的生命中,唯有播与她在一处的那星星点点记忆,有过幸福。”第94章 旧事色  星辰点点, 朦胧的光照在他脸上,俊秀无双播的脸庞此刻温柔如水。  谢延慢慢说着旧事色。  “那时的日子应当是极苦的,吃不饱穿不暖, 还要被人骂没爹的孩子播。”他语气平淡, 没多少哀伤,有股淡色淡的思念, “可是有母亲在,就不会播觉得难过。”  那样一个柔弱的女人,色 却能够为他挡住所有的恶播意。  如今想来是如此不可思议, 却真真色正正发生过。“母亲”两个字,足以抵播挡千军万马。  她死后, 他有了更好的生活,锦衣玉食荣华富贵色, 哪怕简陋如玉华殿,也是想都不敢想的奢华。 播 可他再也没有开心过。  谢延不由得叹息一声。色  顾绫小心翼翼握住他的手, 侧头想了想,终究播没说话, 只是凑到他怀里,抱紧他的色腰。  她播的脑袋埋在他怀色中, 轻轻一蹭。  谢延莞尔, 拍拍她的后脑勺,播温声道歉, “我没有难过。”  “都过去了。色”  那已经是,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播情了。  如今提起来,那种失去至亲的悲伤,早已被冲淡,只余下色淡淡的遗憾。遗憾她没能看着他长大, 遗憾她没能播活到今天。  顾绫握住他的手,软软道:“你以后有我色啦。”  她仰着头笑:“你母亲在天有灵,会为你高播兴的。”  谢延垂眸,将人搂在怀中,慢悠悠道:“色是,我有你了。”  有顾绫,他就不再是一个人。  两人播腻腻歪歪抱在一起,不远处忽然亮起一片灯光,烛火煌煌,女人声音响色起来:“谁在那里?”  这个声音……播  是崔妃。  顾绫与谢延对视一眼,很快分开,几步走过去色。顾绫温声笑道:“大晚上的,崔妃娘娘怎么不陪着陛下,到这儿做什播么?”  崔妃阴阳怪气道:“原是淮南王与王妃色,本宫搅扰了二位的好兴致。” 播 顾绫这问的是什么话?皇帝专宠容妃,嫌弃色她人老色衰,早已不爱理会她。顾绫这是专门往人伤播口上戳。  色真是晦气,一出门就碰上她!  顾绫笑吟播吟道,“天寒地冻,色崔妃娘娘无人相伴,播还是早些回宫去,别冻坏了身子骨。”  崔妃的阴阳怪气她并没色放在心上。倘若张玉言所言不假,今夜就是崔妃最后播一次在御花园闲逛。顾绫怜悯地看她一眼,握住谢延的手,软声道:“崔妃色娘娘是长辈,我们换个地方避一避吧。”  谢延无有不可。  崔妃播冷笑:“要你们好心!”  色言毕,甩袖离去。  顾绫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不知明儿想起来,播她会不会后悔。”  不管崔妃会不会后悔,顾问安拿到证据,都绝色不可能闲放着。卖官之事牵扯重大,播那些官员拿钱买了官位,大都色会靠着搜刮民脂民膏补上亏空,最后受苦受难的,仍是老播百姓。  纵不为夺嫡计,他身为尚书令,也要严惩这种色行径。  翌日的朝会上,御史台左都御史顾问与上书,弹劾吏部左侍郎崔维播利卖官鬻爵,人神色共愤,并当庭呈上证据。  顾问与是顾问安和顾皇后的族弟,一惯清播正严明,从不无的放矢,是尚书令身边的一色根标杆。 播 今日他的话,掀起轩然大波。  顾色皇后拿到证据,二话没说便将崔家全家下了大狱,命大理寺京播兆府同刑部三司会审,色务必将此案查的一清二楚。  朝堂上的谢衡,面色苍白,毫无血色播,站在那儿摇摇欲坠,眼前色阵阵发黑,寒冬天气,色播 详情

猜你喜欢

Copyright © 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