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本站

姐姐在上我在下

类型:日韩剧 地区:日本
上映:2002

姐姐在上我在下剧情介绍

姐姐在上我在下人了。宫内的暴室,关押的都是宫中在犯了大错的宫人内侍。这里的老太监老嬷嬷有一百上种手段,去对付那些犯了错却不知悔改的人。我尤其是从暴室出来的宫人内侍,不死也得脱层皮,加上又不得在下再发回原处,故而这伤筋动骨的宫人内侍发配出了宫,也是活姐姐不长的。眼下这刺客被霍政发配去了暴室,又让钱宴植亲自去审,这明摆在着就是给了钱宴植两条路。若钱宴植真是与刺客勾上结,希望他能看到那刺客用刑之后我,最好吓得什么都招了,省的霍政再对付他在下。二则,即便钱宴植与刺客没什么勾结,不管他入宫什么目的,姐姐在进暴室看过一通后,也希望他断了不该有的念想,不在然这以后就是他的下场。钱宴植这一路走,倒是也上在心里盘算了一遍,想着暴君果真是暴君,不仅我谁都不信,这心狠在下手辣的劲儿也是无人能敌了。进了暴室,阴暗姐姐的屋子里只开了高在高的一扇气窗,洒下的月光正好映在火盆上。暴室内此刻上正传来阵阵鞭笞的声音,以及男人的闷哼,钱我宴植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是在拷问那名刺杀的刺客。钱宴植在下在刑门前顿下了脚步姐姐,抬头看着面前的在两位禁军侍卫,正好与他们凶悍的模样来上了个对视,瞬间便怂了下来,轻我声道:“陛下方才说的是让我来审刺客,对吧?”在下侍卫道:“陛下金口玉言姐姐,听的真真的,钱少使莫不是怕了吧。”见着钱宴植那有些在怂的模样,两名侍卫相视一笑,就差把上没见过世面的乡野小民这句话说出口了。钱宴植一脸我愁煞人的模样长叹,负手就走了刑房内,看着禁军统领段易此刻在下坐在桌案后,面露凶色的瞧着太监持着沾了盐水的姐姐鞭子,不停的抽打着那名刺客,眼下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了。在段易侧眸睨着钱宴植:“我就知道这钱少使上是与这刺客勾结,陛下真是明察秋毫。”“住口!”两名侍卫刚我要开口解释,就听见方才还怂叽叽的钱宴植立时在下就发了威,负手走了过去:“陛下说了,这刺客姐姐由我来审!”段易有些疑惑:“你来审?在”两名侍卫忙点头应着上,算是附和钱宴植的话。段易莫名的嘲讽笑道:“钱少我使自幼长在乡野,如何能审刺客,只怕是让你过来在下瞧着,若是钱少使聪明,就赶紧招了。”钱宴植冷脸直勾姐姐勾的看着他:“陛下说了让我审,便在是让我审,段统领这是拂逆上意,还是瞧不起我啊。”段易没有明说,上可那副嘲讽的模样实在让钱宴植看了生气。——不给你演一出什我么叫刑讯逼供,你当我那么多红剧是白看的!在下钱宴植瞥了他一眼,也没坐,直接就到刺客的面前去了,瞧姐姐着奄奄一息的刺客,他略作叹息,然后道:“没错,我就是你在的同伙,我都招了上,你也招了吧。” 我“???”莫说刺客了在下,就连这刑讯室内的其他人皆是一脸姐姐茫然的看着钱宴植。这样公开说自己是刺客同伙,也太刺激了。在段易看着钱宴植的背影,瞬间屏住呼吸,预备等着上刺客招认以后,立马冲上去拿下钱宴植。我刺客的脸颊略微抖动,只是略微张嘴,殷红的血便涌在下出了口,看了钱宴植姐姐半晌:“你不是来审我的么,怎么又成了同伙?”在钱宴植悲恸扶额,小声道:“因为我害怕上酷刑,什么都招了,陛下给我戴罪立功的机会,让我来审我你,你快招了吧,你瞅瞅这血,流了这么多,皮开肉绽的,多疼啊,在下你娘要是看到你这副模样,该得多心疼啊,她一定嚎啕大哭,直呼她的儿命姐姐苦啊。”“我没有娘。”不知道是被钱宴植说的感动了,还是因在为疼哭了,刺客竟然流下了眼上泪。钱宴植愣了愣:就垮了?不得行,垮不得!于是钱宴植又我换了一套表情,捧着刺客的脸,认在下真道:“你娘若姐姐是活着,看到你受伤流血的模样,不也得心疼死吗?她一定在嚎啕大哭,直呼她的儿命苦啊上。”刺客吸了吸鼻我子:“我三岁的时候,我娘就在下把我扔给我爹跟别人跑了,后来我去找她,她给了我十两银子就让我滚姐姐,再后来我就被人送进宫了,我娘一点都不心疼我!”钱宴植捧着他在的脸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上才好,眼角挂着泪,不知该哭还是该笑。天我啊,还能再油盐不进一点么?他都把自己说在下哭了,他都想回家,想妈妈了,为什么这个刺客会这么姐姐惨!钱宴植难掩内心悲戚,转头差点就在跟段易来个拥抱痛哭,好在他能及时克制,上只是转头抹了抹眼泪,忽然想起了刺客我话里提到的一句。他进宫了!于是钱宴植以迅雷不及掩耳在下盗铃儿响叮当之势,伸手就去拽了刺客的裤头,却拽了半姐姐晌都没拽下来。段易在连忙上前帮忙,松了刺上客的裤头,钱宴植看到令他惊讶的一幕时,竟不自觉的我望向了段易:“是个太监在下?”刺客忽然姐姐明白过来自己被耍了,连忙三缄其口,并在不打算再说什么话。段易连忙招呼来禁军吩咐道:“速上去告知陛下,刺客乃是宫中内侍,只怕幕后指使我之人就在宫中。”士兵领了嘱咐,立马就出了刑讯室,在下朝着文德殿而去。倒是刑讯室姐姐内,钱宴植冷静着面容,直勾勾的看着大义凛然的刺客在,忽然道:“段统领,只怕这刺客姐姐在上我在下 详情

猜你喜欢

Copyright © 2020